“这次,一定要把那个混蛋外国人给我打残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毛恶狠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身边,盘踞着一群染着五颜六色杂毛的精神小伙,手中拿着钢棍、水管、球棍,无聊地敲着地,别人家的大门或是自动贩卖机,弄出乒乒乓乓的声响,时不时冲着路过的女生吹口哨,把对方吓得逃得更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在闹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强壮得如银背大猩猩一样的门卫大五郎第一时间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这群渣滓,事到如今又想来干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五郎一声爆喝,全身肌肉瞬间膨胀起来,一块块隆起的肉疙瘩将衣服撑得紧绷欲裂。

        若在以前,这群欺软怕硬的社会垃圾只敢挑他在岗的时候过来捣乱,但只要自己一出现,立马作鸟兽散,如此戏码不知上演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次却和以往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群垃圾非但没跑,反而一个个敲打着铁栏杆,发出夸张的讥笑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大哥,这头蠢猩猩还以为我们会像以前一样怕他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