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有考虑重新回到舰队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昏黄的灯光下,眼睛男的镜片渲染上一层说不清、道不明的色彩,似笑非笑的脸色亦无法揣测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凡尔纳心中一震,眼神诧异地望着眼前的这位老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谁的意思?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眼睛男摘下眼镜,轻轻地檫拭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暂时是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身为特殊人才储备库主任,从审判庭的手上保下一两个人的特权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在可怜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凡尔纳的语气陡然变得冷漠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怜?”

        眼睛男嗤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