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过进入地下演武场的经验,叶翔很明白,黑暗世界的武术家究竟生活在怎样窘迫的境地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都是被地表世界所通缉的疯狂杀人犯,一旦胆敢冒头,所引来的是官方势力和武术家协会的联合绞杀,同时还有着无数愣头青妄想着拿他们的人头出人头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这群人像臭老鼠般一直躲藏在肮脏的下水道,要么是出海前往中东或非洲那样的混乱世界,要么就是托庇于极道势力的庇佑,但同时也不得不为他们做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黑暗压抑的环境,为了争夺极其有限的资源,黑暗武者只能比一般人更疯狂,更嗜血,更加的不择手段,一切都是不得已为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有人愿意像他们抛出橄榄枝,必定能引起黑暗武者们最疯狂的争夺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地下演武场相同,怪兽岛的猎杀游戏同样也是一次走向光明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沟吕木老弟,你可要小心了,这次不同以往,在如此强力的高压管制下,活在黑暗世界的武术家们日子可不好过,只要有一线能脱离苦海的机会,所有人都会拼尽一切,踩碎所有挡在自己路前的障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眠狂老头眼神颇有深意的看着叶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来的人,可不全都是只敢躲在船厅里欺负新人的废物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他并未从叶翔的脸上看出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依旧是那么的神色寡淡,孤傲不群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自信的年轻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