恣三四郎剧烈地喘息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腰部,指尖的缝隙不断往外深处血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的对面,一头【军团储备体】级的宇宙恶魔正冷冷盯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恶魔的身上布满凌乱交杂的血痕,但下一刻,它的每一块血肉竟好似有了自我意识般蠕动了起来,短短数秒功夫,恣三四郎所拼尽全力制造出的伤口就这么给轻易修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此状,姿三四郎唯有露出自嘲的苦笑: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,我还是差太多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发动攻击的同时,宇宙恶魔同样举镰反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自己闪避及时,但掀起的镰风却依旧斩中自己的腹部,那股缭绕的深渊之火几乎让他痛不欲生,如果不是这副强劲的肉体,他早已疼得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即便是如此,他依旧疼得满头大汗,双腿打颤,如果不是凭借着一股气势,他早已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道高挑伟岸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换他上来,应该会比我这把老骨头强上不少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姿三四郎闭上双眼,发出浓浓的叹息,但当他再度睁眼之时,眸光犹如鬼神附体,煞气鄙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宇宙恶魔发出剧烈的咆哮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