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陷绝境,龙桃熏依旧优雅从容,甚至还有闲心调戏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翔君,几天不见,你可是想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兽穴之内,半身裸露的美人笑靥如花,眼带桃花,语带勾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着你如此健康,是我多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翔淡淡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告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他便欲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给我等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眼前这个男人真打算立马走人,龙桃熏立马慌了:

        “没良心的家伙,我为你付出那么多,你就真的忍心始乱终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这个刚才还在一众围杀者面前霸气侧漏,冷傲依旧的女人,竟双手捂着脸,哭得梨花带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叶翔自始至终都只是冷漠地看着她的表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很愿意继续待在兽穴里的话,那就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