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个……进洞房了,你先还是我先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尴尬的站在原地,两辈子的单身经历没给她提供一点经验,鬼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办啊!

        楚翎枭看着一旁满脸纠结的女人,唇角微勾,“你先,我要在外面陪兄弟们喝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喝酒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松了口气,却没发现自己暗藏的小失落被楚翎枭敏锐的察觉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喝一小会儿,喝完了就去洞房陪娘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翎枭躬身,轻轻在江静姝耳旁吹气,冷冽的木香飘来,令人闻之既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呗,那你快喝,喝完了进来再陪我喝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摆摆手,挠着耳朵几步跨入洞房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翎枭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媚眼抛给瞎子看?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