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便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翎枭沉下笑意,“喝完了咱们便洞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漆黑的双眸扫向江精姝,一股冷意缠上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精姝面上带笑,实则内心鄙夷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得好看也改不掉这身土匪行径,亏她刚刚还动了春心,呸!

        稳稳当当的端来两杯酒,江精姝豪迈的将自己的那杯一饮而尽,“来吧,大当家,该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翎枭也不墨迹,他接过酒杯,定定的看向江精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,要唤我夫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亲眼看见他喝完,江精姝嘴角的弧度越拉越大,最后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脚踩上床榻,一手擒住男人下巴,表情嚣张无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哼哼,中了我的**,我看你还怎么猖狂!叫你吓我,叫你动不动喊打喊杀,你个臭土匪头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楚翎枭双眸半阖,江精姝掏出兜里的口脂,胡乱涂在男人唇上,边涂边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啧,这才是真绝色嘛~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