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孟陇匆忙离开,楚翎枭摸着唇上胭脂,双眸微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娘身体安康,我何须用这种方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树丛里,江静姝看着不远处亮起的火把,死死咬唇。

        千万别发现我,千万别发现我!

        不然被那个狗男人抓回去,她就死定了!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下一刻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人啊!她在这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在哪?!”

        孟陇举着砍刀走来,胡乱的朝丛里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被锋利的寒光吓得往后一倒,草叶被碾压的声音登时传入孟陇耳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目光一肃,快速朝旁人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