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快,粮车就推到了厨房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两个原本要离开的男人,这时却站在原地不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江静姝也没有多拿的意思,她捧了一人份的米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,楚翎枭忍不住嗤笑一声,语气满是嘲讽“区区一点米罢了,不必这么抠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他拿来碗具,从粮车旁的米袋中盛了一大碗白米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够你做顿好饭出来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迟疑了一下,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咕响了两声之后,她也懒得想这男人为什么突然大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狗腿的笑着接过大米“够,管够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毕,她便端着两份米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淘米,小米下锅慢炖,大米另起锅炉煮熟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的动作利落,待米饭煮好之后,她撇出底下薄薄的一层,均匀的铺在锅底,按压细腻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油烘得微微焦黄之后,江静姝片下几片熏肉放入锅中煎至出油,等到火候差不多了,她再浇入一点水收汁。

        米饭分成两份,上面铺上带汁的熏肉,再盖上微微泡软的锅巴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份色香味俱全的煲仔饭就做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将炖好的小米粥舀出来,江静姝才端着托盘,缓步的回了她和楚翎枭的‘婚房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