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番话下来,说得为首挑事那几人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底还是面子重要,那几个汉子说什么也没跟着丫鬟去做活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心下冷笑,眼看着日头慢慢的变热,她径直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陷阱中捕到的猎物虽只是禽类,不过应是在山中存活许久的,体积都非常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是野味,比不得家禽的肉质那般鲜美,江静姝在去皮拔毛的过程当中,调制了点盐水进行浸泡,尽量让新鲜的肉松弛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寨子里人多,主食吃米饭显然不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还是取了些芭蕉芯,换着花样做了个芭蕉炒熏肉,而后又用大锅炖了一锅野鸡汤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旁的配料配菜,她将几块肥的流油的兔肉扔进锅中熬出油来,剩下的兔肉切丁,尽数下锅用油炸一遍,香味扑面而来,最后一道菜——油酥兔肉也出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寨子占地面积很大,屋子也多,耐不住山匪人数多,所以到了饭点,大伙手上的活也差不多干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唤来孟陇,让人将菜和汤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是糙汉,屋里过了一遍水,拾掇得干净,大伙索性一人端个碗,蹲在院里头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没干活的几人,闻着这香味,哪能再吃下先前厨子煮的泔水一样的饭菜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