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静姝午饭糊弄了两口之后,就开始处理待会要用到的药材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好些是比较难寻的,看起来成色极好,一看就是从药商手中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让江静姝非常疑惑,楚翎枭区区一个山匪头子罢了,哪里的手段买这么好的药材?

        明明上回她扔掉那些腐肉他还紧张得不得了,生怕手底下的山匪少一口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江静姝想得出神的时候,孟陇在门口问道“夫人,主子让我问你一切都准备妥当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跟他说,他要是急的话让他自己来弄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语气颇为不耐。

        孟陇明显的感觉到,这两人怄着气呢,确切的说是江静姝单方面的怄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转达的时候特意说得委婉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翎枭抿了抿唇,其实不用说他都晓得那女人现在是个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她炸毛的样子,他莫名的扯了扯唇角“我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约莫过了一个时辰之后,江静姝才熬了一碗药引子端去西厢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