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娘,快些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一进屋,便朝里间唤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治疗,董鄢舒已经能够自己下床活动活动了,她闻声缓缓的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饭食已尽数被摆放在外厅的桌上,浓淡适宜的香味飘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见董鄢舒自己出来了,赶紧停下手中摆放碗筷的动作,上前搀扶了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董鄢舒没有拂她的好意,嘴上却要强的说道“静姝丫头啊,我老婆子觉着你昨日给我扎了那几针之后,身子骨硬朗了许多,下地走走舒展舒展筋骨没必要搀着扶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我是大夫我自是晓得您身子好起来了,不过万事不可大意,还是得好生休养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捡着好听的话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方坐下,楚翎枭就从外头进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低唤一声“娘,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来,坐下吃饭,”董鄢舒招呼他坐下,接着继续道,“这病好了就是不一样,往日吃饭都没胃口,今日闻着这饭菜,倒是香得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闻言,一边将那盅野参汤推向董鄢舒这边,一边夹了一筷子素肉放入她碗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您尝尝这个,大病初愈食不得荤腥,不过我特意用精面做了这道素肉,味道应许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