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,夫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孟陇应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惦记着厨房的事情,江静姝没再多说,心情甚好的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孟陇还在仔细思索着江静姝方才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翎枭见他楞在原处,便掩唇轻咳了两声,“孟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子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陇闻言,下意识的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翎枭瞥了一眼窗外新开发出来的菜地,指着窗户旁边的墙道,“命人在这处开一方小门,省的夫人日日爬窗户,不省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是嫌弃的语气,偏生孟陇听出了些别样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主子对夫人是真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孟陇心下这般想,而后恭敬的应声,“是,主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午饭过后,孟陇便带着人出去抓活禽了,江静姝为了充盈自己新开发的菜地,也进了山林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移植了些新寻到的药材还有辣椒和花椒到菜地里之后,江静姝便开始捣鼓给野禽配种的药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出两个时辰,孟陇便带了许多活禽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,属下已经按您的吩咐抓了不少野兔野鸡回来,您看下一步该如何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