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,这不是天花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跟过来的筱草瞧了一眼,害怕的后退两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是天花呢,得了天花那要死人的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几个汉子闻言,吓得眼泪都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筱草虽说害怕,还是扯了江静姝一下“夫人,您快离远些吧,当年我弟弟就是得天花死的,我娘日日照顾他也死了,这个病离得近就会得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这么一说,有山匪当即跪了下来“夫人,你救救我们吧,我们晓得你医术高明,你一定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扭头,轻声安抚了两个丫鬟一句“莫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她上前一步,仔细观察了一下山匪们的红疹形状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山匪见江静姝不怕,心里头也都定了定神。

        隔了几秒后,江静姝说道“这不是天花,只是皮肤过敏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病症确实很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,皮肤过敏是什么?”一听不是天花,那几个山匪松了口气,不过还是将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懒得和他们解释这种专业性的名次,江静姝不耐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