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而下一刻,又见楚翎枭十分利落的解下了自己的外套,轻巧的盖在江静姝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实在太困,加上楚翎枭的衣服还带着余温和一丝冷香,闻起来令人觉得非常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她便迷迷糊糊睡着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她呼吸很快就均匀了起来,楚翎枭的唇角缓缓勾起,下一刻,便侧着身子睡在床边,硬生生的挺了一夜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一早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醒来的时候,看到眼前的情形,差点没惊叫出声!

        这张放大的俊脸和自己的脸对了个正着也就算了!

        她半夜太冷,居然不自觉的如八爪鱼般缠上了楚翎枭,把他当成了自家抱枕,牢牢和他扒在了一起!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鱼打挺将意识全部惊醒后,江静姝赶紧松开他,下意识的朝着墙边退去,脸上登时火烫火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察觉到身边人的动静,楚翎枭微微睁眼,那双亮如星昼的眸子普通镶嵌了宝石一般,此刻散发着深沉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瞧着江静姝满脸通红的从卧榻上爬起来,楚翎枭眉头一挑,故意道,“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怕我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