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这小厮突然给自己告罪,江静姝顿时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摇头,“没事,你做你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她这么一说,这小厮就更慌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满脸惶恐,说话的声音也更加结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,大小姐,您,这种事怎么能让您来做,奴才就可以……奴才这就马上加快,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更不解了,还以为是他们的观念中,大小姐不应该做这种活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便又解释了一句,“没事,我自己弄就行了,你继续忙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,可……奴才该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奴才很快就择完了,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想了半天,还是没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,大小姐难道不是怪奴才,择慢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