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脚,任由这人怎么想,都没想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毫无防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被踹得跌在了地上,顿时直接晕死过去!

        见此,周围不少还想上去偷偷的拿些米的人,立马被吓得猛退几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抬头冷眼看着村长,质问道,“村长,我就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江静姝陡然变冷的声音,村长下意识的就怔了一下,刚刚莫名的兴奋也在这一刻消散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下意识的抬头看着江静姝,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儿的地契房契工契是谁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料到江静姝会突然问这个问题,村长一时没反应过来,下意识的回了句,“江家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江静姝禁不住冷笑着鼓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到了么?翎枭,让大家把东西全部都收回来,谁若再敢有二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