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正要开口讥讽江静姝,结果就见她冷着脸,三两步走到他面前,直接抬手,一巴掌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,江书楠也被直接打蒙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做什么!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立马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嘛打我?!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死死的瞪着江静姝,那眼神中的愤怒不言而喻,恨不得把江静姝给吃了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江静姝面色冷凝,面上透着的冷漠宛若一把尖锐的刺刀,狠狠的从江书楠的脸上刮下,令他莫名一阵脸疼,竟是连看都不敢多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冷冷的说完这句,柴房这边的火已经被山匪们解决完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柴房本就不大,虽然堆积了不少柴火,却很容易扑灭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洗衣房里此时还晕着一个正在洗衣的丫鬟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山匪将人救出时,丫鬟半张脸已经烧毁,此时疼的哭都不敢哭。

        山匪把人带到江静姝面前,“夫人,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