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江静姝没有动怒,王婆子是越说越来劲,那口水沫子到处飞舞,害得江静姝都忍不住要稍微躲避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其他的婆子见此,也都还以为江静姝跟以前一样是个软包子,心中暗讽她有男人还越活越怂的同时,都纷纷上来‘送人头’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你还把你堂弟背上的皮给刮了,我的娘亲哟,你是有多狠毒的心,才能做出这般事来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我看这闺女就是个恶毒心肠的,竟然都能做出这般事来,未免叫人太心寒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说刮皮这事了,昨儿我还听说,她把她小姑子给赶出来了呢。她小姑子一家人在他们江家落难时,可是帮他们顶天了的,这不等于利用了别人,就把别人扔了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说着,仿佛这就是他们的家事一般,看起来竟然比当事人还要更加生气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还鄙夷的看着一车的土豆和江静姝手里正在烤着的的黑球,也就是已经氧化的土豆,道,“听说你弟弟是个痴傻的,没想到如今把这痴傻症都传给你了,瞧瞧她手中拿着的那是什么!可别想着吃了吧?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玩意给我家猪,我家猪都不吃,她若是真的吃了,那才是个没脑子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,自己和男人厮混就算了,现下脑子都没了,这江家,恐怕撑不了几时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群婆子幸灾乐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却听得额角突突?

        她冷着眸子,忽然一把拽起身边的一株紫色‘野花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着这边的人不怎么识得药材,所以很多药材都被当成了野花或者野草,根本没人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