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觉正酣,江静姝累的指尖都是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翎枭亲自去厨房拿了晚饭,一口口喂给她吃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李秀娴中途也来了一趟,告诉江静姝如何保存那一抹鲜红后,就悄悄的走了,弄得江静姝耳尖都充了血,简直没脸见人!

        明明她的思想不是应当更加开放么?怎么她就变成了啥事都害羞的美娇娘了?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面前俊颜男人,江静姝可谓心情极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补气的粥水刚一下肚,肚子就瞬间暖了起来,暖滋滋的感觉,让她浑身上下都冒着暖泡泡,登时舒服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一口下去还没察觉到啥,第二口时,江静姝的眉头却猛的皱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忍不住将里头的米粒拨开,放在鼻尖细细深嗅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,楚翎枭立马察觉到了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忙询问道,“粥水是否有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个女人不知是在哪学的医术,可依着她的本领来看,还是不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江静姝不由冷哼一声,告诉他,“粥被人下了极其寒性的药,连服数日的话,轻则会让人一病不起,重则会让人一命呜呼,并无法生育子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楚翎枭眉头顿时紧皱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