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群人正巧是那群在镇上吃喝的山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今儿在镇上也算吃了一天,刚刚才吃好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却不想,在路上碰到了楚翎枭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入赘是一件非常耻辱的事,可他们这大当家却毫不犹豫的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们今儿商讨了一下,准备回来自立门户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在镇上花完了楚翎枭给的钱后,就回来了,想要拉帮结派。

        把楚翎枭这边的人都给带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听到对面的动静,他们也拿眼来瞧,刚好瞧着是楚翎枭,走在最前头的人便不由得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酒后壮人胆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平日里他们很是畏惧楚翎枭,此刻却是没有顾着那些了,只觉得楚翎枭是个怂包,而他这样的人,才不配当他们的大当家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下一刻,便听到这人道,“你可真是怂包啊,还当大当家,我看你这脾性,根本就当不了大当家,你该怎么让我们信服?反正我是不服,我往后也不会再跟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身后立马响起了附和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我们该如何信你?反正不会再跟着你了,你可好自为之!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