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陆续跟着小厮进了大厅,江静姝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来人,江静姝忍不住眉头一挑,“都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上座坐着的不过一个黄毛丫头,其中便立马有人不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家管事的呢?!什么时候轮到你这样一个黄毛丫头来管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可不能给那些酒楼直接供货,这样你让我们怎么活?”

        刚一走进来,还没等江静姝说上两句,这些人便叽叽喳喳的说开了,一个个眉飞色舞,看起来十分的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想要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    等他们一人一句说得差不多的时候,江静姝才终于“找到空子”插了一句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怎么着?把你的米价给我们压低,撤销你和酒楼那些直接卖米的行为,以后只能从我们这里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嚣张的话语,江静姝忍不住抿唇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这些人是搁这做梦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个个的,还真是异想天开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