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着陈柳一走,在一旁听的津津有味的楚翎枭便开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一事想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有些疑惑的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,上山照顾我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,楚翎枭似乎怕她误会,便又补充了一句,“现下你在江家方面的事都已经稳住了,且你定了新规矩,目前没有人敢不从,再者,江家有我的人照顾,是不可能倒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楚翎枭认为,江家大局已定,虽然只有短短的几日时间,却该做的都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现在是可以放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听到这话,江静姝却是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觉得自己还可以做得更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江家是以卖米发家的,可这世上致富的办法并不止卖米一个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