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江静姝眉头紧皱,忙得不可开交,楚翎枭便在一旁帮她打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轻声劝慰,“均儿肯定会没事的,你不必自责,这事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得出江静姝难过的表情,楚翎枭心里也很愧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说来,也是我的人办事不利,若是林六能一直跟着均儿,他也不会被这般欺负,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,楚翎枭补充了一句,“你放心,日后我便亲自去接送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绝对不会让他的小舅子再受半点欺负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着楚翎枭的话,江静姝深吸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努力的克制着自己难受的心情,道,“我没有自责,你才不要自责了。而且,这事不能怪你,林六也没错,若是均儿自己不能强硬起来,那谁帮他都是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,江静姝又认真的看着楚翎枭,“我不希望均儿长大以后,成为一个事事都要靠别人的懦夫。我希望他能自己扛得起责任,能面对以及应付眼前的一些欺辱和灾难,我希望他是个完整独立,且有担当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江静姝认真的眉眼,楚翎枭心中顿时一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原以为,江静姝会生自己的气,会怪自己的人没有保护好江千钧,却没想到她如此明事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翎枭有些触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我先把药给他端过去,你也别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