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伊雪气得面容抽搐,直接黑了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旁的不说,就这簪子,可是非常的廉价!

        一看就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!

        她真的想不通,这个下人的脑子是不是被门给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江伊雪有些生气了,陈左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他要说什么的时候,却忽然听到江伊雪继续道,“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般蠢笨的人啊你说?!你没用这钱给我抓药就算了,居然还买了根根本没有用的簪子回来?我哪里缺这些东西了?我缺的是药啊,你没看我这几日都要死了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伊雪真的气得感觉自己内里又是一阵翻滚,隐隐作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被这么一提,反应过来的陈左这才想起,江伊雪之前受伤吐血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因为是内伤,楚翎枭也有分寸,再加上江伊雪身体年轻,恢复力不错,在陈左这几天特意的照料下并没有出太大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,这几日江伊雪虽然是被关在柴房,可吃喝什么的样样不少,生活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待的地方略有些简陋以外,旁的也没少她的,所以陈左就忽略了这茬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,见江伊雪生气了,陈左便忙去哄,“雪儿,你快别生气了,真的,这次是我不对,不过……这药确实太贵了,我寻思着暂时咱们也没必要花费这么大对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,陈左又叹了口气,“咱们这种小病小痛之类的,还是能忍就忍忍吧,说不准就自己好了,咱们也就省下了一大笔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