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这话,又看着他无比坚毅的眼神,江静姝心里头满是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轻叹了口气,“你这执拗的性子,也罢,那姐姐便给你去配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晓得很多法子,可以增长人的体能,且还能修复人身上的一些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在最大程度之下,尽她最大的能力,给江千钧最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,他受点伤,也能快速痊愈,不用那么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说完,就直接去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府有点好处,就是有钱,可以出去买很多她需要的药材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她来的这段时间,江府的药材就已经堆积了整整一厢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还有个不好的地方就是,没有机械的帮助,所有都需要靠人手和药材的辅助,在某些事物上,就显得鸡肋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江静姝如此心疼江千钧,楚翎枭不由想起了自己儿时,他娘对他练武时的训诫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,她是一边当面批评他不用功,一边在背后偷偷的抹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