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江静姝突然变了脸,李政庆忙一把护住了江伊雪,“怎么着?难不成你还要动手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却见江静姝冷冷的开口,“刘四,把江伊雪给我扣下!交不出银钱,她休想和这李公子踏出我江府一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你凭什么!你又不是雪儿爹娘,你凭什么给雪儿做决定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我便是不给钱,也得带雪儿离开你这是非之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政庆咬牙,看着就在面前的刘四,死死的将江伊雪护在自己背后,不让他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刘四一过来就能张开血盆大口,把他们都吃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其实并不恼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她来说,一个外人罢了,还不值得她生气,更别说……还有一个满脑子浆糊的李公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俗话说,和傻逼说话,一定要应和他,鼓励他成为一个大傻逼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她没啥可气恼的,除了觉得搞笑一点以外,就是浪费了些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楚翎枭已经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忍耐许久。

        良好的教养本不准许他直接将人踹出去,但是——现在情况不同,他也已经忍得够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