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厅内一派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的呼吸声都此起彼伏很有规律。

        江伊雪规规矩矩的跪着,满脸怒色与不甘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,她必须要把这董夫人给拉下水!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身后倒吸凉气的声音,江伊雪颇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下一刻,她的余光便瞧见了一旁,被震惊到好半晌都无法回神的李政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眸里满是难以置信,尤其是这些话还是江伊雪自己亲口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她被关在柴房,其实是事出有因?

        江伊雪心里倏地一突,好像陡然被什么抓紧了,浑身也是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就见她眼眶中萦绕了许久的眼泪悉数迸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顺势往旁边一倒,柔弱无骨的手臂甩到一旁,整个人跌在地上,浑身都绕着悲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公子,我是被逼无奈的,当初就是这位董夫人逼迫我做这事。我若不应,她便要将我卖出去,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果不然,今儿她就顺着这事把我给推出来,我就晓得,我就晓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