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六心中登时一紧,下意识就朝着先前江千钧出事过的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少爷可不能再出事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喂!我让你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站在桌前的先生瞧着林六非但没听,反而还朝着屋内走去,忍不住将手上的戒尺拍得“啪啪”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没有人敢在这空档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像有人过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在继续教训着江千钧的江书楠,这一拳头刚下去,就听到有人慌张的在自己耳边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江书楠的动作当即一顿,目光狠厉的看着地上的江千钧,狠狠的‘呸’了一口,这才站起来,“这次算你走运!你小子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还是赶紧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围提醒的声音已经开始慌乱,忙松开了钳制着江千钧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江书楠狠狠的瞪了眼江千钧后,忙带着人去抢了书就赶紧从后院溜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千钧都有人保护着他的,他们若是和山匪打起来还是吃亏的,没有必要为了这一时之能来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歹现在书也拿到了,人也教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