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堂下何人?因何喊冤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令一拍惊堂木,整个堂内恢复肃静,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地上跪着的施文,直叫他生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柳的心也跟着紧了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她莫名慌张的时候,江静姝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面上带着温和的笑意,回头看陈柳一眼,便叫后者莫名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且等着看,这人要如何闹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这公堂内,岂能容得了他放肆?”

        乍一听江静姝这话,陈柳还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她这话说完以后,就见江静姝递过来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,倒是叫她愣在原地,瞬间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施文若是想在公堂作妖,也得看官老爷答不答应!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