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过江静姝的一番详细介绍,陈柳明显心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真的能有人一直护着自己,她便不用再担心后面被人欺负的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别说,这些人看着一个个身强力壮的,可比那些欺负他们母女的人要壮实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母女俩,不正是被人仗着没有人护着,先前也不敢真的报官,所以才可劲的欺负她们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那,便要一个贴身跟着我,还有一个守铺子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柳眼眸微动,脸上带着一抹羞红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工作说是贴身保护,实际上也就是护送娘俩出摊和回家,除了有人惹事以外,是无比的轻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包你们吃晌午饭和晚饭,至于月钱,一个月二两银子可够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柳看在江静姝的面子上,月钱给得还算丰厚,毕竟,也不用他们干啥,就只要跟在身边保护他们就可。且一般在镇上干活的都是不包食宿的,陈柳还给包两餐,着实不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汉子们也知道这事有多轻松好做,又轻松,又有丰厚的月钱,可是再没这般好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一时间都有点耐不住,纷纷上前推荐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够了,我就可以做这事,这种打人的事我可最擅长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