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姑奶奶,这眼神几乎和刀子一般,能直接将他给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施文止不住浑身一颤,下意识就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我也没在米铺上犯什么错,大小姐,不如,你看这次就算了呗?我保管是没有下次的,真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陈柳都找人来保护自己了,他便是想下手也没机会,还不如赶紧稳住自己的买卖才是最要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没在你的铺子上犯什么错,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冰冷的视线缓缓划过施文抖着的脸,声线略有些低沉,仍旧带着刺骨的冷,“但是你跑来影响陈婶儿,也就影响了她铺子里的生意,等于间接性的影响到了我江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你在你的铺子里没有犯错,可你在我江家的销路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,你,格局小了,所以我收回给你的代理权,听懂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施文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却没忘记慌忙的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边狂点头,一边小心翼翼的用余光看着江静姝,“大小姐,这次我真的知道错了,你说的我也不是很明白,我不认得几个大字,但是我晓得我这次错了,我肯定会改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施文一副可怜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却看得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干脆别过头去,懒得继续理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