妇人跪在尸体旁边,即便尸体散发着令人难以承受的恶臭,她却也不敢随意走开,而是跌在地上,哭得一脸精致的妆容都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满身服侍脏成一片,金银珠宝滚落一地,四处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身后跟着的几个老人则双眼一翻,也全都差点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他们丫鬟小厮带得比较多,两个扶着一个的,又是帮他们拿帕子,又是安抚的,简直一派手慌脚乱。

        哭声在假山前后萦绕着,听得人耳朵都有些发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们满目绝望,刚刚那个小乞丐忽然又跟着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神情略有些仓促,瞧见了他们一行人,才喘着气道,“我,我刚想起来,好像记错了地方,人不在这,你们去那边看看,好像人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顺手指了个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本来哭得都快没气了,此时听到他这么一说,忽然又燃起了希望,忙朝着他指着的地方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几个小厮便赶紧朝着那边跑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找了一圈后,终于在假山后头不远处的一个,非常隐蔽的草垛里,找到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睡得和死猪一般的儿子,妇人立马就冲过去,一把抱住了他,哭得哇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