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翎枭知道,江千钧定是因着这事是他们帮着他,他才能教训江书楠,而没有靠自己,就让他觉得很尴尬,甚至是丢脸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他能独自完成,想必定然不会是这么一副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楚翎枭特意拿出了这把小刀,就是为了再教他一个防身技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东西可攻可守,极为好用,却又不是人人都会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犀利冰冷的刀锋,在楚翎枭手上仿佛能耍出花来,神出鬼没,残影阵阵,光是这反射出来的冷光就已经让众家长胆寒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堂内又安静了一瞬,好似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这位‘大人’,这是何意?

        难不成,解决完了江书楠,现在要来解决他们了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众人不解时,楚翎枭忽然又开了口,只声音略有些发沉,像是深湖中的一层碎冰,直叫人心尖发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不想学这个?我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众人听到这话,霎时面色就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