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静姝眸子动了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对这个孙颖心里存疑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的情况,她若是没瞎,也能看出来她的意图。

        平白无故跳出来一个和江书楠有关的小孩,又突然接近江千钧,现在又带他玩骰子?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小姑娘没有这么快露出马脚,她可能也不会这么快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,她不会因着这不过是个小孩,就小瞧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江静姝不着急回话,只等着人自己狗急了跳墙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一旁的楚翎枭,看着江千钧入迷的样子,眉头一时间锁得很紧。

        赌坊里的这些东西,最好不要痴迷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迷上了,可能就不是三两天能够放得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现在小孩儿这还是在家呢,就一脸痴迷着。若是真的被带去的赌坊了,赌坊里的环境和人都能直接影响到人,大人都很难有那个自控力,更别说他小小年纪,几乎很难抵制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眼下看着江千钧沉迷的样子,楚翎枭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