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江书楠在这当奴仆,说是侮辱他们一家人,其实还是恶心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随意欺负这个另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揉了揉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楚翎枭说这话,她肯定是得签下江书楠的,旁的不说,她必须要治得他服服帖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,他知道他的考虑,也知道,若是这事被她娘晓得了,估计也会伤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得了江静姝这话,江孟芳本是还想反驳,结果一转眼就对上了李坤峰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欠条比卖身契要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不把人留下,这钱啥时候还还不知道呢!

        香竺很快拿来写好的欠条让他们签字,江孟芳愤愤的瞪着江静姝,不肯写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李坤峰没有办法,按了他的手印。

        写好了欠条,江静姝满意了,江孟芳这才忙不迭的扶着江书楠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都快忘了还在厅内的林梅芝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