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孟芳也明显没想到屋里还有其他人,而且此时还拿着菜刀对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差那么一点点,那菜刀就得上她的脖子,给她来个尸首分离了!

        江孟芳好不容易回过神来,猛的咽了咽口水,看着孙禾那质问的眼神,有些心虚,“那个,你在家啊,你哥刚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问你在这做什么?你不是那江家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禾拿眼瞪她,菜刀也没收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孟芳被迫退后两步,目光落在她手中的菜刀上,笑得比较勉强,“那个,你先把手上的菜刀放下,咱们有话好好说,待会伤着了人就不好了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禾没动,两只眼睛瞪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孟芳被她这架势吓得不轻,毕竟是在别人家里,自己做贼心虚,所以没了往日嚣张的气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眼珠子转了转,声音也轻柔的问,“其实姨今天过来,就是想问问你家还有没有那个药,姨现在生病了,很需要那药救命。你哥让我自己来找,这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屁!”

        孙禾听到后面一句就晓得眼前这个女人在扯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哥会放她进来自己乱翻东西?她这个亲哥哥都没有这个待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这个女人嘴里说的药粉,是不是前几日大哥带回来的那些药包?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