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忽然叫住了江静姝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赶紧给身边的伙计使了个眼色,“来福,还不赶紧再去泡杯茶来给这位姑娘?茶水都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,若是有,便请东家给我包好药材,若是没有,那我就得去另一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挥挥手,显然没有再继续聊下去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药材批发市场里有很多铺子,都是专门做药材批发的,他们大多都有很多亩药田,不单单只是这一家能卖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这东家的立马满脸赔笑,“姑娘见笑了,还请姑娘稍微等上一等,我这便去差人将药给送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赶紧朝着身后的伙计使了个眼色,“我们这便去装药材,还请姑娘稍等一刻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他又叫身后人去倒茶,“还不快些再给姑娘上杯茶?”

        伙计们这才不敢耽误,忙给江静姝又倒了杯茶,恭恭敬敬的送到她手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红菊在旁边小声嘀咕,“狗眼见人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红菊!”

        香竺忙瞪了她一眼,叫她不要再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