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冲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,也不会到现在都下不了床,还得让某个男人亲自来服侍她!!

        “把这汤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翎枭舀了一勺,放在嘴边轻轻的吹了一口,递到江静姝嘴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现在是连张嘴都没劲了,手更别说了,只能靠在床边,甚至还想嘤嘤嘤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递过来勺子,她便张嘴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能想到,这一折腾就到了午时,她期间还又睡了一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,她还是没啥力气,甚至连镇上都不想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翎枭看出了她的心思,将碗放在一旁,他道,“你今日便好生待在家中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行嘞!我这铺子才开张,我不能偷懒!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话刚说完,牵动了身上的痛楚,她立马疼得眼泪花都出来了,又缩成一团,倒是不再逞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你,害得我都起不来了现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