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

        察觉到江静姝刹那间转变的冷芒,地上半跪着的人登时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额头上忽的渗出一层冷汗,密密麻麻,仔细一看,还能看到他的身子在微微发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什么?你们不能这么抓着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心里发虚,根本就不敢抬头看江静姝,更别说她此时手中还捏着那颗药丸,简直就是将他的罪证公开处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到我铺子里做贼,我可以直接将你送到官府,但你若是坦白从宽,也许还能少吃点苦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不成,现在做贼的都有礼了?我连抓贼的权利都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挑挑眉,看着地上的男人,视线很是冰凉,直把他逼得头也不敢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语气也怂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解释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在三更半夜去撬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