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火急僚急的,立马又凑到一起,开了次小会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的事,我觉得那边已经察觉到了什么,现在人估计都被抓起来了,不如咱们先算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开口的这位就是唯康药堂的郎中,叫平利,在其中算不得年纪最大的,平日里却是个很谨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这件事做得就有些违心,现在没听着人出事,证明这江家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难搞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江大小姐,肯定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哪知,他这话一出,却遭到了另外一个人的拒绝,“算了?咱们怎么能就这般算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我看,这都不晓得是哪里跑出来的野丫头,居然还敢在咱们青山镇造次,胆子也太大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这个叫石应,在镇上也开了很多年的药铺,是个胆子大的,脾气也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 要说,他们围坐在这里的这几个,在青山镇的郎中里,还是比较有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就算他们怀疑,他们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就去说人家是妖女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这些百姓还以为他们带头作乱呢,若是被江家那个化解了,那百姓就该觉得他们这些人都不靠谱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觉得,那丫头是有几分真本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