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

        她刚刚的确不在这里,因为,她跟着楚翎枭搜查这几个郎中的药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那毒丸只有一颗,可江静姝自认医术不错,即使只仔细闻了一番味道,却也很快准确解析出了其中的药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她发现,这药方其中有些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味构成毒丸的主药材,只有这个叫石应郎中的铺子才有卖,而且供量极少,并且出奇的贵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般人都不知道有此种药,甚至有些郎中也从未接触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被她江静姝碰到了,还正巧晓得这一味药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其他郎中,他们没有毒药药方,根本就不会在铺子里配上这种又贵又不实用的药材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这里头到底谁是主谋,已经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石应结结巴巴,似乎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药我走了几家,发现只有石郎中铺子里才有卖,所以,石郎中应当如何解释,这制成毒丸的一味重要药材,是出自你铺子中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石应要怎么解释?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