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从王府出来,本来江静姝准备去花卉市场看看,但现在有令牌在手上,楚翎枭便直接带她改道去了牢狱。

        牢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石应被关在最里头那层,江静姝和楚翎枭走进去时,还听到石应在说着什么,听语气并不像被关进来害怕恐惧的,倒是有些像过来做客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该说不说,这个人的胆子,真不是一般的大?

        等他们走得近了,就看到石应一只手抓着站在门口的狱卒的衣服,轻轻的扒拉着他,嘴里说着,“你帮我这一次,我保管以后都记得您。你晓得我是郎中的,以后你们家有啥事都可以找我,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他除了求面前这个狱卒以外,实在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人也不知为何没有被关进来,但现在王大人也没说到底要如何处置他,这样才最让他心惊胆战了,万一他不高兴给他来个死刑咋办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现在他家里人还不晓得自己被抓了,只能先托人关系回去说一声,叫他们找人过来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说着,他的一只手还偷偷的塞进该狱卒的兜里,一块白花花的银子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