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

        “殷少爷,您可别再想着要帮这个女人说话了,我看,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建明话还没说完,面前的江静姝忽然身形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见她忽的伸出小手,猛地朝着秦建明身上一拍!

        一搓白色的粉末随着她的动作快速在指尖落下,尽数在秦建明身上散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楚翎枭狭眸紧眯,墨黑的长睫掩映住眸中颜色,在这一瞬间好似掺杂了如风雪怒号的冰峰,叫人能在顷刻间就被冻至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江静姝比他动手快了一步,他攥了攥手心,停在原地没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建明没想到这茬,本来还要继续辱骂,却不想下一刻,他就感觉浑身都僵在了一起,好像多根神经交错掺杂,不到小半刻钟,他的手脚便开始抽筋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肌肉似乎被什么给麻痹了,任他想要动动手指都做不到!

        自然,他的脚底也软了,跟没了支撑力一般,径直朝着一旁跌去!

        辱她弟弟,辱她江家家门,真是叔可忍,她江静姝不能忍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身体的异样让秦建明整个人大惊失色,可他的嘴里还是能发出声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