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是王夫人来的,江静姝还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下一瞬,她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,忙喊了一声,“王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夫人冲她点点头,又看了眼外头的人问,“这里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这一问,江静姝才将事情的经过全部如实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也好笑,他们就是来买花,就算不是来做生意的,人家也没有必要对他们恶言相向吧?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她诚心买花,人家还瞧不起她,还不想卖给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就算了,居然还出言侮辱,搞得好像她江静姝和他们家有天大的仇恨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诶你说这奇怪不?

        等江静姝说完,她身后几个小子也都纷纷开口替她作证。

        殷航的情绪高涨,生怕王夫人不相信般,还补充了一句,“这里这些东西都是我砸的,和人家江大小姐没有半点关系。只是因为我气不过而已,可不能怪在她的头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前头的秦原氏登时两眼一瞪,走到门口抱着自家夫君就开始痛哭起来,“夫人呐,您可别听他们几个说的,我的夫君就是他们弄的!他刚刚还好好的,现在就变成这样了,您瞧瞧,他这样我该怎么办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