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

        解决了秦家这事后,殷乾还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这事是他家航儿给铺的桥牵的线,若不是这样,江大小姐也不至于被这秦家的看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时候,他不得不再次站出来,面上带了两分恭敬,“江小姐,这西市花圃并不只有秦氏一家,若是您不嫌弃,我这还有更好的人选,不如跟我一起去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对江静姝还是用的敬称,在场的却并没有人说出不妥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王令有些意外,还多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话一出,一旁等待许久的孙颖却是忙接道,“大小姐,我倒是也晓得一家花圃,他家中的花品质不错,而且花数多,不如先去那边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颖眼睛闪了闪,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孙颖接了话,殷乾便看了她一眼,不过也没有打断,只是安静的等着江静姝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儿,本就是他殷家没办好,所以不管江小姐如何选择都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边,王令恰巧刚听完自家妻子说的,才晓得江静姝他们居然是为了自家才跑出来买花的缘由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眉头一皱,忍不住开口道,“不用这般麻烦了。既然那什么油那般难做,就不用做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江静姝却是笑着摆了摆手,先跟王令说,“这精油有很大的用处,尤其是像夫人身体这般的更是需要,等到时候我做出来,夫人用着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