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,众人没见到江静姝本人,却被她的不经意‘露’的这手给彻底折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起先对于她的不满和质疑也都消散得无影无踪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江堂,原来竟是这样仙境般的药堂,果然他们家大人就是大人,格局就是不一样!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么又过了两日,本来等着王令自己求上门来的石富,却迟迟都没听到他这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来说,镇上的药堂都限制了他们,他们应该会着急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过了这么几天了,县长府那边却没有传来任何一例不好听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让石富有些担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令坐得住,但他坐不住啊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赶紧托了关系,去牢里看看石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日,也不晓得这小子在牢里如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等他到牢里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石应被折磨得人不人,鬼不鬼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他的情况和石严氏信里写的几乎没有两样,甚至只有过之而无不及!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