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

        “可,现下那百善堂的堂主都出动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得罪百善堂确实不是什么好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赵立为难的看了眼王令,却见他两眼一瞪,冷声道,“怎么的?那丫头的医术难不成你没看到?有一个江堂在,就算我们与百善堂为敌又怎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王府可欠了她江静姝一个难以报答的恩情!

        再说了,这石应是在牢里出的事,和江堂那丫头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    她本来就是受害者,现在还要被一群人抨击,可得有多心寒?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便是,那楚翎枭帮他们解决了多少麻烦?现在要他们帮忙的时候,他们反倒退缩,又像什么话?

        有了王令的准话,赵立也不敢再犹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拱拱手,忙道,“属下知道了,这便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夫人担忧的抓住王令的手,“老爷,这事一定要办好了,可不能让那丫头出丁点差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令点点头,眼神坚定,“放心夫人,这百善堂,咱们得罪也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