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百善堂的价格悬殊也太大了些吧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简直就是吃人啊!这药果然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吃得起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前我居然不觉得百善堂的药很贵?你说奇怪了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没有江堂啊,现在看来,这江堂的真是良心啊,反倒是这百善堂的不厚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因着百善堂堂主就在这里,所以大家说的时候,还特别注意着观察了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乔顺显然没那么高兴了,他皱着一双眉头,一张脸冷得能冻人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跟在他身边的一群伙计也赶紧开口反驳,“什么江堂的药也能和我们百善堂的相提并论?我告诉你们,你们贪图便宜,可别吃坏了肚子,到时候吃出了事儿,别怪我们百善堂没提醒你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自己要作孽,怎么可能会怪咱们?你可别劝了,有些人油盐不进,还真以为那便宜货是捡着了便宜,不晓得那药都是哪来的,药效都不晓得怎样就敢买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听说没病的都要跑她这来买药,这江堂不是咒人么?要我,我就是死也不肯定来这种黑心的地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你们现在得意,到时候可都哭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十分嚣张跋扈,完全不把这里的百姓和赵立他们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