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刘左又自顾自的笑了笑,看着这一众情绪激动的百姓,“大家都知道医术难学,我们百善堂有些脾气不是应该的么?不然每次都要应付这些那些的比试,也没有时间给大家看病治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既然这次大家都想看看这江堂的实力,那咱们百善堂也只能成全大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给一众百善堂的人使了个眼色,便冲江静姝拱了拱手,“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就见他带着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话还挺管用,他一走,身后的一众伙计连忙跟上去,一句废话都不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站在门口,看着他们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,又浩浩荡荡的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哦不,这离开的背影还是有些许狼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……灰溜溜逃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静姝伸手托着下颚,目光微眯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翎枭走过来,伸手握住她的,沉声问,“真要比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倒不是不相信江静姝,只是怕这百善堂的会耍花招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